【52pk9月28日消息】对于盛大这种习惯赌未来的公司,创新院无疑就是直接下注的所在。然而这个非市场化的部门,带有的创业孵化气息越来越浓,当下的盛大显然不愿为太过前途未卜埋单。剥离创业孵化功能、强化企业研发,成为盛大改刀创新院的必然选择。

变革只是时间问题

2010年3月10日,来京参加两会的陈天桥,出现在盛大文学电子书战略发布会的现场。藉由这一契机,盛大创新院作为电子书的研发方,首次出现在公众面前。对此,陈天桥曾说组建创新院,“可以保证盛大在未来10年的竞争优势”。

创新院也一度承载了诸多关于盛大未来的猜想。

比方搜索。两年前谷歌战略调整,搅乱中国搜索市场之际。盛大也曾经将搜索作为重要的战略发展方向,甚至还曾与搜狐张朝阳等同行有过接洽。但最终盛大选择由创新院一力承担这个项目,并专门成立搜索主题院负责推进此事。

曾经有段时间,盛大与搜索看似关系密切:在财报会上放言探索垂直搜索、公开哼唱搜索源代码、请来雅虎搜索副总裁Tuoc Luong、战略投资移动搜索引擎宜搜等等。然而时至今日“盛大搜索”却从未露出真容。实际上,前述搜索主题院的设置也已撤销。

命运相仿的还有平板电脑项目、智能机器人项目等等。

当然,“雾件”绝不是盛大创新园的主要成果。例如,曾经归属创新院的果壳电子团队,如今已经独立运作,先后推出Bambook电子书和手机产品。曾经的云计算主题院,现在也已经变身为盛大云,介入云计算市场的竞争之中。

不过大多数盛大创新院的产品,并没有从创新院中脱离。在盛大创新院首页,就明确的列出了二十个已经发布的产品,仍在研发之中的显然更多。一时之间,盛大创新院成为盛大体系内推陈出新最多的部门。这个局面与政策密切相关。

为了扶持创新院的项目发展,盛大一度制订了相当宽松的政策,例如基本不对项目进行考核,担心因为对商业化的追求而对用户体验有所伤害。

从某种程度上讲,盛大创新院带给外界的观感,更像是盛大的创投孵化器。

美好的日子常常转瞬即逝。从去年开始,盛大诸多部门的预算均被收紧,各项支出也被更加严格的加以控制。以盛大的现状,大力支撑前途未卜的创投孵化极不现实。最终,“内寒”不可避免的传导至盛大创新院,变革的到来只是时间问题。

剥离创业孵化功能

仿佛就在悄然之间,盛大创新院已经完成了架构的调整。只是随着这次调整的余波荡漾,外界才真正开始注意到创新院的变化。一时间,大规模裁员75%、整体编制全面划入盛大无线等等各种传闻甚嚣尘上,有些说法甚至引发盛大员工的愤怒。

其实,大的架构8月初就已经调整成型:盛大创新院主院合并搜索主题院,同时并入盛大在线数据平台部,进入海量数据挖掘和智能分析领域;整合视频、语音、图像技术团队为多媒体创新院;同时正式成立以移动互联网为主攻方向的移动创新院。

根据当时的调整,已有的所有移动项目将集体进入全新创建的移动创新院,进行统一孵化和市场化,其中核心项目团队的核心成员还将获得大额股权激励。

在此之外,盛大还在硅谷建立了美国创新院。

事情还远未结束。8月底,盛大开始在创新院进行项目评审。评审的规则是,排名前20%的项目会获得更多的扶持力度,而排名靠后的项目则面临关停的命运。据悉,约有六个项目最终没有逃脱被终结的命运,相关的项目成员也面临新的选择。

来自盛大官方的说法是,上述涉及到的员工“大部分在盛大集团内找到了新的岗位,小部分成员最终协商解除合同”。这一说法难以核实,可以看到的是,有盛大创新院的前员工在新浪微博上透露,已经找到新的东家,并且发微博纪念过去。

然而这次变革真正意义重大,却没有被外界翔实了解的是:创业孵化功能,被彻底从盛大创新院的体系中剥离出来。

过去在创新院孵化成长的项目,不少已经划入盛大无线旗下。与创新院相比,盛大无线是一个市场化的机构。“以前考核不严格是没错的,但最终产品要上线接受市场考核”,有内部人士对新浪科技表示,盛大现在对这部分业务更强调市场化。

不过上述人士也强调说,创新院作为盛大集团的研发平台职能并没有削弱,未来创新院将主攻与盛大业务协同性更强的企业级研发方向。